美国为什么打伊拉克战争

时间:2019-05-30

  目前供职于兰德公司的政治学家马扎尔写道,在911事件后制定政策的为数不多的官员“不是邪恶的人或是害人性命的人”。相反,马扎尔称赞他们的行为是出于一种“做正确事情的是非观”。 他写道,在最高层以下的层级,“强化忠诚度的群体思维”比比皆是。爱提恼人问题的军官“尤其遭到禁言”。 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喜欢运用她的一些同僚所谓的“奇幻思维”,她从未得到过切尼或拉姆斯菲尔德的尊重。 马扎尔断言,开战的实际决定从来就没有真正作出过,而只是假设作出过。他写道:“没有举行过一次会议,没有正式的备选方案文件,也没有就后果进行过有意义的辩论。”所有这些都没有被要求过。 作为对这场战争缘起的记述,《信仰的飞跃》这本书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爆料,它所做的是澄清、证实和充实细节。 因此,马扎尔驳斥了他所谓的“错误的传说”这些传说把这场战争归咎于新保守主义者的阴谋,或是把它描述为旨在保护以色列或夺取阿拉伯石油的阴谋。 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拉克战争的决定是基于神圣的价值观作出的”,即使那个决定的邪恶和致命后果在继续累积。 正如书籍副标题《傲慢、疏忽和美国最大的外交政策悲剧》所揭示的,这其中最关键的词是最后一个“悲剧”。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近日报道,凭借对未具名“高级官员”的大量采访以及最近解密的文件,迈克尔马扎尔新书《信仰的飞跃》将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归因于好心办坏事,认为这是“美国可敬的全球抱负”出现“严重差错”的一个例子。国足能否实现“超额目标”, 根据马扎尔本人收集的证据,把伊拉克的灾难归咎于“美国外交政策中充当救世主的传统”并不能洗刷美国的罪过,这就好比单凭驾驶员恰巧是一位众所周知的酒鬼就一笔勾销一起车祸致死案一样。 缺乏以下确凿证据即能把萨达姆侯赛因与“基地”组织联系起来或是证实伊拉克有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的证据压根就不重要。美国政府宣布萨达姆是一个威胁;除此之外就不需要什么了。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近日报道,凭借对未具名“高级官员”的大量采访以及最近解密的文件,迈克尔·马扎尔新书《信仰的飞跃》将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归因于好心办坏事,认为这是“美国可敬的全球抱负”出现“严重差错”的一个例子。伊拉克战争不是悲剧,它更像是一桩罪行,而有些人令人震惊的失职行为令这桩罪行愈加恶劣。 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学会了三缄其口,唯一的例外是一名没听指挥的四星上将,他公开暗示占领伊拉克可能会构成严峻挑战。 报道认为,那些被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征询意见的人从本质上讲已经精神错乱了,伊拉克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发泄怒火的诱人机会。 与此同时,前副总统迪克切尼创建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办公室,而该办公室有另一番目标要追求。 “为了展现自己的优越、为了主宰和威慑”,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虚张声势、积累权威并保护自己的地盘。然而,在需要作出艰难决定的时候,他却缩起头来,施展拖字诀。 马扎尔将这一结果描述为“自动实施政策”,怀疑者和持异议者要么被排挤,要么干脆被无视。 ▲资料图片:这是2012年4月16日透过“伊拉克”字样的反战标牌拍摄的美国“西阿灵顿公墓”。(新华社) 他认为这些解释不足取。他坚称,入侵伊拉克源于“美国的一种极其重要的自我感觉”,即认为自己从根本上讲具有救世主或传道者的特质。 而另一位重要人物拉姆斯菲尔德的副手保罗沃尔福威茨则“更多地被宏大的想法、而不是执行起来的恼人细节所打动”。 因此马扎尔告诉我们,在911事件发生后不到24小时内,甚至在布什初次提出“全球反恐战争”这一说法之前,推翻萨达姆的决定“就已经基本上封存在认知的琥珀中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敲定细节,同时凭空想象出一个道德理由,以掩盖缺乏战略理由这一事实。 这些人出于911事件所引发的恐慌情绪发动了一场显然非法的预防性战争。发动迅猛进攻的冲动压倒了任何深思熟虑的意愿,决定在一种“充斥着恐惧和脆弱的温室氛围中”作出。 国务卿科林鲍威尔比他的同僚落后了两步,他从来没有彻底认清自己被边缘化的事实。 伊拉克战争不是悲剧,它更像是一桩罪行,而有些人令人震惊的失职行为令这桩罪行愈加恶劣。 让情况更糟的是最高层普遍存在的反常现象。马扎尔说,布什“信仰的是信仰本身”,这种脾性使质疑假设或征询不同意见变得没有必要。 马扎尔说,总而言之,政府上层充斥着“一种一厢情愿,其严重程度确实令人震惊”。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